人间不值得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 人间不值得 | Powered by LOFTER

【新兰在约会】ニワカアメ(骤雨)

*原本是贴吧参赛作品,但是想了想还是搬过来了,也算是开始了LO的同人之旅吧。

*BL,BG我都萌,不必担心触雷请随意发表评论WW

*我混的圈子杂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ω ̄=

*拖更速度和富坚老贼有一拼......

*BGM:TheAfternoon Of Rainy day-言叶之庭



『一』
东京的一场雨已经驻足了一个星期。
毛利兰将手伸出伞外,细密的雨丝落在白皙的手背上,她出神的望着手腕表盘上折射出的天空——那片蓝像是揉进了杂质,暗沉的如同一眼死寂的泉。
江户川柯南将她的心不在焉看在眼底,收了伞,牵着毛利兰的手,与她躲在一隅狭小的空间之下。毛利兰被他孩子气的动作逗乐了,轻笑几声,回握住他的手,暖意漫上来。
骑摩托车的男子蓦然闯入视线,飞驰过人行道,伴随着女孩子的尖叫:“快抓住他!他偷了我的包!!”
像是一种多年养成的默契,毛利兰立刻丢下伞,和江户川柯南一同追上那辆黑色摩托车。毛利兰四下望了望,借着邮筒的高度蓄力飞身一踢,男子的头盔应声落地,露出一张颇为年轻的少年模样,他匆匆回头看了一眼,毛利兰看清了他清秀的容貌,只是那眼神,冷得让人心寒。
毛利兰稳稳的落了地,下意识回头看江户川柯南,她的潜意识告诉她:只需要做到这里就可以了,柯南一定有什么办法能阻止他!江户川柯南半蹲下来瞄准男孩,麻醉针顺利的让他从摩托车上跌落,只是那未熄火的黑色摩托却像脱缰的野马,直直冲向了对面路口花店的落地玻璃窗。
“我的孩子——!”妇人的惊声尖叫响起,毛利兰立刻看见了落地窗前穿洋装的小女孩,她想都没想就捡起地上的头盔丢给柯南,自己转身去追那辆摩托:“柯南,还有个孩子在花店前面,摩托车就拜托你了!”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把如此艰难又危险的任务交给一个一年级的孩子,或许是每次出现危机的时刻柯南都能保护她,她也早已在内心深处相信了,这个孩子一定有能扭转绝望境地的力量。江户川柯南来不及阻止毛利兰,只能咬咬牙打开鞋子上的旋钮,一脚将头盔踢出去,成功改变了车头的方向,但是改造过的车尾还是嵌进了玻璃窗,尖锐的碎片纷纷扬扬的落下,毛利兰纵身飞扑将小女孩护在身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飞来的玻璃碎片,江户川柯南大喊着:“小兰姐姐——!”
毛利兰咬紧牙闭着眼,感受到碎片不再落下时睁开眼,安慰着怀中低低哭泣的孩子:“已经没事了哦,不要再哭了。”然后对着江户川柯南宽慰的笑笑:“我没事的,柯南。”江户川柯南跑到她身边,把她从玻璃碎片中拉起来。一个妇人匆匆跑过来,小女孩扑进妇人怀里,妇人一边安慰小女孩,一边止不住的感谢毛利兰:“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要是没有你们……”她刚说到一半,就已经泣不成声,毛利兰连连摆手:“真的没关系的,无论再怎么危险,我们也一定会救下这个孩子的,因为这是力所能及的嘛!”江户川柯南站在一边,闻言微笑起来,果然,兰的善良是永远都不会变的。他微微抬头看她的侧脸,却第一眼捕捉到她左臂上刺眼的血红:“小兰姐姐!你受伤了!”毛利兰看了看左臂上的伤口,笑了笑:“不要紧的啦柯南。”江户川柯南皱眉,拉着她的手往前走:“不行!至少要好好消毒包扎一下!否则感染了怎么办?”毛利兰被他拉着,心中有些不知名的感动,不自觉的弯起唇角,嘴上抱怨着,却没有要挣脱的意思。突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小兰,柯南?”
“还好伤口不太深,这几天就暂时不要训练空手道了,还有,洗澡的时候尽量不要让伤口沾上水。”新出医生熟稔的将绷带系成蝴蝶结,叮嘱着毛利兰。被说教的人却毫无自觉,处理伤口的时候也是,始终透过窗户看着淅淅沥沥的天空,眼神干净而执拗,又有着淡淡的哀伤和茫然,蓝紫色的瞳孔里,雨的碎片转瞬即逝。
“好。”
她应了一声,桌上的茶杯里泛起了一圈细细的涟漪。


『二』
“毛利同学,请接着往下读。”古文老师原本点了几个同学朗读短歌,却在不经意的一瞥中发现了这个在她心目中一直是好学生的孩子在走神。
毛利兰正望着天空发呆,雨还是没有停,落在玻璃上像首不成调的曲子。冷不丁的被老师点到,她站起来,椅子发出了轻微的响声,拿起桌上的《万叶集》接着读了下去:“……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她的声音像是笼罩在薄雾中,迷蒙却动人,老师满意的让她坐下,甚至连走神的事都只字未提,毛利兰坐下后,却无心再望着天空,只是盯着《万叶集》不做言语。
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吗?
窗外的雨还在下,天色昏沉,少女的思绪也连同似乎永不停息的细雨,变得断断续续起来。
帝丹小学。
江户川柯南收拾好书包,从窗户外看见了有愈演愈烈趋势的雨点叹息道:“这可真是漫长的雨季啊……”灰原哀背好书包,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怎么,大侦探也有这么多愁善感的时候?”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眯起眼:“不过……这场雨,似乎确实太长了些。”江户川柯南和她并肩走出教学楼,鞋子踩在雨地里,发出了深浅不一的响声,耳边的雨声杂乱却不致人烦躁,江户川柯南学着毛利兰将手伸出伞外,有些冰凉的雨很快打湿了手背,他果然还是不太理解兰的行为,于是他忽然开口,像是自言自语:“呐,天空是什么样的?”灰原哀一愣,转头看他,却发现对方的大半张脸都隐藏在伞面下,她皱皱眉,想抬头看看天空,却发现不透明的伞挡住了所有视野,突然的回想起一些事,她嘲讽的开了口:“天空是什么样的我无法回答,但是我知道某个大侦探曾经在这样的雨天遇到过一桩精心谋划的杀人案件,凶手就是利用了下雨天行人都要打伞的盲点,轻轻松松的隐藏了能从一栋楼的楼顶‘瞬移’到另一栋楼的绳索的吧?”江户川柯南收回手,听到灰原哀的嘲讽露出了半月眼:“啊,对亏你还记得这么清楚。”灰原哀轻笑一声,将伞抬起一点,露出一小片灰蒙蒙的天空,难得的走了神。
“柯南!”步美和光彦元太紧跟着小跑出了教学楼,五人一起出了校门,步美透过透明的伞面抬头看,皱起了可爱的脸蛋:“这样的天气什么都干不了……连小鸟都没有嘛。”灰原哀不经意的接口:“毕竟这样的天气会打湿鸟的羽毛,根本就飞不起来啊。”江户川柯南撑着伞,听到两人的对话勾起唇,转头看着街边的落地窗,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他回头一看,果然是听着铃木园子喋喋不休的毛利兰。
“对不起,我还有事,你们先回去吧!”江户川柯南冲着剩余的四人挥挥手,往毛利兰的方向跑去,步美挽留的话在舌尖上翻滚了几圈也没能说出口,只能有些郁闷的叹息:“果然柯南一遇上小兰姐姐,就变了个样子呢……”灰原哀目送着江户川柯南远去,带着“果然如此”的笑容安慰失落的步美:“是啊,这也没办法呢。”
这边的江户川柯南在离毛利兰还有三步远的时候就叫出了声:“小兰姐姐!”毛利兰回头看见他,露出了温暖的笑容:“柯南,好巧啊。”江户川柯南跑到她身边,腹诽:是很巧啊。铃木园子不耐烦的看着这个打断她长篇大论的“眼镜小鬼”,无奈的揉着额头,做出了总结:“所以说兰,你的生日,到底打算怎么过啊?”江户川柯南一惊,怪不得他总觉得最近好像忘了什么大事,被这突出其来的一场雨打乱了思绪,原来兰的生日已经迫在眉睫了。
他的生日兰有好好的发了短信祝贺,他也在工藤宅里收到了兰的生日礼物——一支录音笔。似乎是最近市面上刚刚上市的防水款,设计简单大方,而且造价不低,他在盒子里找到了兰写的卡片,说是他忙着破案,下次就可以拿录音笔来收集嫌犯的口供了。他小心翼翼的收好,心中的快乐几乎要溢出来,所以连带着几天破案的时候,都是笑容满面的,弄得佐藤警官一直问他发生了什么好事,但他怎么可能说出来?
这样的快乐,他一个人享受就好了。
毛利兰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因为最近总是在下雨,妈妈的事务所里也很忙……爸爸的话还有一件案子需要他做后续处理,所以一直以来的家庭聚餐可能要搁置下来了,其实我不是那么在意啦,有柯南和园子陪我就好啦!”她笑起来,似乎能点亮昏暗的天空,园子叹息一声:“我就知道……”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不怀好意的笑,用胳膊肘顶了顶毛利兰,压低声音:“喂兰,新一那个推理狂会回来陪你的吧?”毛利兰一愣,垂下眸,笑容有些落寞起来:“应该……不会的吧,新一的话能记得发邮件给我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特地回来啊?”铃木园子忽然严肃起来,一把抓住毛利兰的肩,一字一句:“开什么玩笑啊兰!这可是你18岁生日!成人礼诶!你知道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重要吗?要不是你说不喜欢人太多,我一定要给你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宴会来庆祝啊!要是新一那家伙这次还不回来,我看你干脆就别等他,重新找一个会疼你,真正能陪在你身边的男朋友好啦!”江户川柯南听到最后一句话几乎要跳起来:园子这个三八!居然敢趁他不在的时候挑拨他和兰的关系!毛利兰拍拍园子的肩:“到家了哦园子,我还要和柯南去买点食材做晚餐,就先走了。”铃木园子和毛利兰道了别,毛利兰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街道拐角处,弯下腰问江户川柯南:“柯南想吃点什么呢?不如我们今天做中华料理吧?”江户川柯南故作高兴地欢呼一声,却为刚刚兰故意岔开话题而担忧:难道,兰……不愿再等他了吗?
两人从超市出来时,雨势已经减小了很多,他和毛利兰各撑着一把伞走在回家路上,毛利兰提着袋子,却坚持把手伸出伞外,江户川柯南看着她的动作,也尝试着将手伸出去,将手背的角度调整的和她一样,忽然,他发现,手腕上的手表表盘上居然折射出了天空的影像,他忽然就明白了,原来那时兰并不是要感受雨,而是在看着天空啊!
不过最近,兰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一直望着天空不说,走神的时间也越来越久了。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毛利兰忽然开口,江户川柯南一愣,兰刚刚……说了什么?“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是……俳句?他一边思索着,一边观察着毛利兰的侧脸,温柔而美丽的,带着缱倦的哀伤,忽然,她惊呼一声:“是鸟儿!”江户川柯南从伞下伸出头一看,果真是一排鸟儿,淋着雨,飞得极低。
他愣愣的盯着那一排鸟雀,喃喃:“这样的天气……也会有鸟啊。”身旁的毛利兰不知听到没有,张张嘴,露出下颌的美丽弧线:
“过冬的鸟儿已经归来,我的故友啊,你要何时……才肯归来呢?”
江户川柯南垂下眸, 位于胸骨体和第二至第六肋骨后方的位置忽然狠狠疼了一下,却像是抽搐一般,转眼消失得干干净净。


『三』
毛利兰的生日迫近,可是这场雨,却没有要停的意思。
毛利兰围着围裙,在厨房做着饺子,上次的中华料理让毛利小五郎吃得一本满足,毛利兰心疼他眼底的青黛,又买了材料打算做一次饺子。
她放着轻音乐,没有歌词的调子与窗外的雨声相映成趣,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她一个人安静的呼吸,指尖沾着面粉,在菜板上留下一道道白痕。
江户川柯南去了博士家,他收了伞在地面上抖了抖,落下一圈不规则的水痕。灰原哀正在看书,桌上的一杯红茶还留有余温。
“灰原,APTX4869的临时解药还有吗?”江户川柯南将伞立在一边,屋外的湿气令他感到难受,不自在地扯了扯黏在身上的外套。博士端来一杯红茶,江户川柯南道了谢坐在沙发上,却换来了灰原哀的一记瞪视:“淋了雨就不要坐在沙发上,弄脏了很难洗的。”江户川柯南讪讪的摸了摸鼻尖,往沙发边沿挪了一点,叹息道:“灰原你真是……严苛的家伙啊。”灰原哀放下茶杯笑笑:“是吗?其实关于你欠我的那些名牌包包我也是相当严苛的呢,大侦探?”江户川柯南一僵,捂着脸无言以对,看到他这副窘迫的样子,灰原哀才满意的收手放过他:“地下实验室的抽屉里。怎么,想陪你的小女朋友过生日吗?”江户川柯南喝了一口红茶,冷不丁被这么一呛,猛烈地咳嗽起来,脸色微红:“你别管这么多啦!到时候步美光彦还有元太那边就靠你了灰原!”灰原哀拿着书本站起来,不怀好意的挑起眉:“哦?这是拜托人的态度吗侦探先生?”
江户川柯南:“……就拜托你了灰原!!!”
从博士家出来的时候,江户川柯南顿时觉得自己老了十岁不止,只是胸前口袋里的那颗小小药丸那么炽热,连同着心脏都变得温暖起来。
兰,等着我。
回到事务所楼上打开门,属于饺子的香味传来,毛利小五郎难得早归,已经在餐桌前大快朵颐,毛利兰手持汤匙,看见江户川柯南微微一笑:“啊啦柯南,欢迎回来,赶快洗手吃饭了哦。”江户川柯南乖巧的应了声好,洗了手坐在餐桌上,三人其乐融融的谈论着,江户川柯南看见毛利父女脸上的笑容,心情变得更好了:看来,不管发生什么,兰不会寂寞的吧?
“对了。”吃完晚饭,毛利兰收拾了餐桌,在柯南的帮助下洗了碗,毛利小五郎突然一本正经的坐好,从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脸上是抱歉的神色:“兰,现在这个案子还是需要我出面,所以明天你的生日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过了,喏,这是礼物,祝兰能获得永远的幸福。”毛利兰接过盒子,感动的红了眼眶:“爸爸……我现在拆开可以吗?”看到毛利小五郎点头之后,她小心翼翼的解开丝带,打开了盒子:柔软的棉花垫子上,一枚钻石胸针闪闪发亮,造型如同振翅欲飞的鸟儿。毛利小五郎纠结许久才勉强开口:“……事实上这是英理和我一起挑的,我虽然想好要送你胸针,但是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所以英理就……”毛利兰闻言惊喜的笑了,她还一直担心没法进行家庭聚会,那么爸爸和妈妈就没有坐在一起好好说说话的机会了,但是没想到……她握紧了手中的胸针,忽然觉得这冰冷的无机物也拥有了体温。
“我很喜欢哦爸爸,谢谢。”毛利兰收起胸针,毛利小五郎有些不自在的挠挠头,站起身去取啤酒:“嘛……总而言之,快去睡觉吧,小寿星。”毛利兰笑出了声:“还没有到十二点呢爸爸,而且也不是小寿星了……我已经18岁了。”毛利小五郎熟练地拉开易拉罐的拉环,猛地喝了一大口,有些郁闷的叹息:“是啊……明明在不久之前还是个过马路都需要拉着手的孩子呢,转眼间,已经成为和我差不多高的大人了……再过不久,就可以嫁人了吧?总感觉时间过得太快,有些不甘心啊……”毛利兰站起来解下围裙,整理稍显凌乱的长发:“爸爸你还真是难得的多愁善感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嘛,人,即使不愿意,也是要成长的。所以爸爸你一定要珍惜时间,尽快和妈妈复合哦,否则,我才没办法安心嫁人呢!”她微微嘟起嘴,眼中是淡淡的无奈,将围裙搭在椅背上,她弯下腰对柯南说:“不早了,要赶快睡觉了哦柯南,去洗漱吧。”江户川柯南犹豫着,还是忍不住叫出声:“小兰姐姐!”毛利兰回头,眼中是疑惑:“怎么了,柯南?”江户川柯南低下头,声音也低了个八度:“那个……明天…我可能没办法陪小兰姐姐过生日了呢……”毛利兰“诶”了一声,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失望:“这样啊……那也没什么办法呢…”江户川柯南抬起头,认真的告诉她:“不过没关系!一定不会让小兰姐姐一个人过生日的!”毛利兰摸摸他的头,努力露出笑容:“恩,我相信柯南!柯南明天要出去吗?”江户川柯南点点头,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小票:“小兰姐姐记得明天去这里取东西!这是妈妈交代我送给小兰姐姐的礼物!”毛利兰收下那张小票:“那要谢谢柯南和文代阿姨了呢。”江户川柯南红着脸笑笑:“没……没有的事啦,啊哈哈哈……”
两人相视而笑,窗外的雨伴随着毛利小五郎撕心裂肺的“哎呀!是洋子耶!!哗—哗—还是一样可爱哦—哦—哦—洋子!Let’go!洋子~”再一次愈演愈烈。
宛如写给恋人们的,凄美恋歌。


『四』
毛利兰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空无一人。
她打着哈欠走进客厅,难得桌上的空啤酒瓶已经被收拾干净,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酒精的特殊气味,窗外雨声淅沥,却比起昨晚的狂风大作温柔了不少,她拉开窗帘,隐约有亮光进入屋内,在地上形成了长条状的光斑。
她看见茶几上冒着热气的一杯牛奶,地下压着便条:生日快乐!后面跟着一个笑脸。落款是侦探小子。她惊讶的瞪大了眼,反复确定了几遍:“这是……新一?!他回来了吗?还是说专程回来陪我过生日……”她摇摇头,脸色绯红,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海,捧着脸不好意思的笑笑:“这怎么可能嘛……肯定又有什么事件一定要新一出面解决了他才会回来,过生日什么的,只是顺便而已吧……”她在卫生间洗漱完毕,坐在桌前安安静静的吃着早餐,有些凉掉的牛奶在手心里重新恢复温度,收拾好餐桌,她换上衣服,想起了柯南给她的小票,锁好房门,打车去了小票上的地址。
店铺离事务所并不远,到了目的地毛利兰才发现,这是一家定做衣服的手工作坊,推开门,属于草木的香气顿时夺走了所有感官,木质的地板和墙壁门窗,带有原始的自然美,窗框上紫色的干花看起来格外温馨,店主是个年轻女子,长发飘飘,无框眼镜给她姣好的面庞带上了几分文静的书卷气,她微笑着招呼她:“早上好,美丽的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毛利兰点头致礼:“早上好,是这样的……”她从包中取出小票递给女子:“我是想取一下这件衣服。”女子接过小票,了然的笑笑:“是毛利兰小姐吗?我马上去取,请您在这里耐心等待。”她点点头,在长椅上坐下,一边打量着屋内的布置,一边轻轻哼着歌。
“小兰姐姐!”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回头,看见了捧着一件长裙的步美,光彦和元太,她站起身,看清了那件长裙的全貌,无肩的干净浅蓝色长裙,旋转着,三层白纱。收腰,胸线上的小小花朵,好像干燥过的栀子,细碎而妖娆。简约,高贵而完美。
她愣愣的看着,满心满眼,连半个音节都发不出来,鼻尖是难言的酸涩。
多好看的裙子,多华丽的裙子,简直,像是旋转在舞池中央伪装成白雪公主的灰姑娘的婚纱,可望而不可即。
“这……太华丽了。”她揉揉眼睛,隐约有了泪意,年轻女子抚摸着裙边,眼神温柔得像是注视着自己的孩子:“这是我设计了这么久的衣服以来,做的最好看的,最用心的一件,它刚刚诞生在我的手里时,我几乎要落下泪来,像是虔诚的信徒终于看见了Maria,你能理解吗?毛利兰小姐。”毛利兰点点头,因为此刻,她的心情是一样的,步美羡慕的把衣服递给毛利兰:“小兰姐姐,这是柯南特地为你定做的!他还要我们一定要在这里,亲手把这件衣服送给你,还有……”年轻女子替他们抱着衣服,步美从身后取出一个一只手掌高的盒子,“这是我们少年侦探团送给小兰姐姐的礼物,快拆开看看吧!”毛利兰接过盒子眉眼间的温柔看呆了光彦和元太:“谢谢你们,小步美,光彦和元太。”她同样小心的解开丝带,露出了里面精致的瓷娃娃。
“这是我们一起做的小兰姐姐!”步美笑着指给她看,“其实之前还做了一个,但是怎么看都不像小兰姐姐……所以我们在店主哥哥的帮助下重新做了一个!对了,上面的颜色是小哀涂的!她今天有事没办法来,但是让我们转达一句‘生日快乐’!”她手捧着瓷娃娃,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几乎语无伦次:“真的很谢谢……大家,也请转告小哀‘谢谢她,颜色非常漂亮’……”年轻女子帮她收好瓷娃娃,将裙子递过去:“请穿上看看吧!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可以再改,而且,请务必让我拍照留念。”毛利兰连连摆手:“可是,这裙子实在是……我……”年轻女子坚持递过去,笑容中都是善意:“哪怕是为了那个专门替你定做的男孩子,也请穿上吧。”毛利兰叹息一声,接过裙子,转身进入试衣间,在门关上之前还伸出头来,满脸无奈,在接收到全员期盼的眼神时,只好默默地关上门。
没几分钟,试衣间的门锁传来“咔哒”一声,百无聊赖的孩子们立刻抖擞精神看过去,毛利兰纠结的从门后走出来,一瞬间刺痛了在场人的双眼。
真的太美了,这件裙子宛如天生为她打造,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露出的肌肤白皙却不显轻浮,裙摆落在脚踝处,一双精致的透明凉鞋使她在沉稳中多出几分独属于少女的俏皮,长发披在肩上,像海藻一般弯曲着,微红的脸颊也为这旖旎美景增加了温度。
“Perfect!”年轻的女子手持相机,迅速按下快门,将毛利兰略显惊慌的神情收入镜头:“请就这样,去见他吧!”毛利兰不自在的摸了摸裙摆,闻言抬头:“?”然后她愣住了,年轻女子自觉地让开道路,身后熟悉的男孩身影完整地映入瞳孔,她的眼中忽然有了泪,微微哽咽:
“新一……”
窗外的雨,忽然间像是被按了休止符,留下一片安静到空旷的街。


『五』
如果说18岁的成人礼除了接踵而至的惊喜之外还有什么让毛利兰意想不到的话,大概就是工藤新一的归来。
其实之前园子就曾经跟她提到过,说什么“新一那个喜欢突如其来浪漫一场的家伙肯定会回来的啊!而且肯定又是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出场,所以你只需要好好期待就行了!”毛利兰当然苦笑着否决了。
并不是她不相信工藤新一回归来,只是她不愿单单抱有幻想,那么如果现实并非如此,岂不是当头一棒?
虽然有人说过“长痛不如短痛”,但是她还是宁愿在日日夜夜的细碎疼痛中,等待那么一次治愈一切的重逢。
他那如同黎明时分第一缕光的笑容,就足以抚平她的焦躁和伤口。
只是,她并非没有失望过。
无数次路过有些荒芜的工藤宅,她都在期盼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每每铩羽而归,她的心中,总是也要连带着荒芜一阵。
“为什么还不回来”这句话,她一次都没有对园子或家人说过。
有些话,在说出口之后便失去了意义,即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也要假装着不知道,因为这样,大家都比较好过。
她觉得工藤新一像鸟儿,如果能振翅飞翔,他或许……就不会归来了。因为天空,才是他的家。
所以当她再一次站在多罗碧加尔乐园门口时,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工藤新一站在她身边,两人就像是一对金童玉女,引来不少人的注目礼和小声议论,毛利兰很快意识到这一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工藤新一也微微红了脸,有些不自在——本来这么大张旗鼓的用工藤新一的容貌在人口这么密集的地方出现就已经够危险的了,还要引起围观和骚动的话岂不是更糟糕?!绝对会被灰原哀拿去做试验品的!!于是工藤新一回头对毛利兰认真的询问:“准备好了吗兰?”毛利兰的头上一堆小问号,疑惑的问句还没说出口,就被他拉住手狂奔起来,两人穿过游人最多的道路,一口气到了云霄飞车的入口处撑着膝盖喘气,毛利兰抱怨道:“新一真是的!我穿着裙子怎么可能跑得快啊!”工藤新一抬起头笑笑:“没办法啊,兰你也不想被人围观吧?”毛利兰气鼓鼓的嘟起嘴凑近工藤新一:“你以为我是因为谁的缘故才穿上这么不适合的裙子跑到游乐园来啊!!”工藤新一对上毛利兰精致的脸颊,忽然一阵失语,脸颊可疑的泛出红晕:“哪里不合适了?明明……很好看的。”毛利兰一愣,这才意识到两人的动作有多么暧昧,顿时退后站好,捂着脸后知后觉的害羞起来。
“真的……好看吗?”毛利兰将五指微微张开,露出一条缝问着红成番茄的工藤新一,换来了对方一句闷闷的“恩”,在两人相处的这片狭小空间里,温度急剧上升。
“走吧!这次要连带上上次的份一起,好好玩儿一次!”工藤新一直起身,微笑着向毛利兰伸出手,她也笑起来,将手递到他手中。
FUJI战栗、战栗迷宫、高飞车……一个个人气超高的设施上都留下了两人的影像和尖叫,顶着大风,工藤新一眯着眼望着毛利兰开怀大笑的侧脸,唇角不自觉的带上弧度,悄悄地,握紧了她的手。
瞭望台上,毛利兰透过望远镜,再一次看见了那只恐龙,她兴奋的招手:“新一!快看,又是那只恐龙……啊!”话音未落,脸颊上就又被冰了一下,她捂着脸抬头,是记忆中那张熟悉的笑脸:“喏,你一定口渴了吧?在战栗迷宫里尖叫不止的毛利兰小姐?”毛利兰愤愤的夺过他手中的可乐:“什么啊!新一你明明知道我最怕鬼了还带我去鬼屋!”工藤新一哈哈大笑:“因为就是想看见你惊慌失措的样子嘛!”他低头看表:“Lucky!还有五分钟!”他拉着毛利兰的手,再次跑到了那个喷泉广场。
“哼哼哼,重温一下曾经的回忆。”工藤新一看着表倒数:“五、四、三、二、一!”喷泉里的水按秩序喷出,形成了一道又一道的水幕将两人层层包裹,毛利兰下意识抬头看天,却发现天色已暗,不由得遗憾叹息:“已经是傍晚了……这下就没有彩虹了嘛。”工藤新一举起可乐:“没关系没关系!彩虹这种东西啊,只是一种大气现象,当空气中富集了大量水汽,经过太阳光以较小的角度照射……”“停停停停停!!新一你真是个大笨蛋!!”毛利兰无奈的打断工藤新一的长篇大论,他凑近毛利兰的脸,晃了晃可乐:“怎么样,来干杯吧?”毛利兰笑笑,举起可乐,与工藤新一手中的撞在一起:“干杯!”然后两人同时打开可乐,毛利兰猝不及防的被喷了一脸,而一边的工藤新一哈哈大笑,几乎笑出了眼泪:
“笨女人……你的那罐我有事先狠狠的摇过的啊!”
留下毛利兰咬着牙将易拉罐捏得变了形:“工!藤!新!一!!!”
夜幕降临,工藤新一拉着毛利兰去了计划中最后一个设施——摩天轮。
“诶?我们要坐这个吗新一?”毛利兰看着高大的设施有些激动,工藤新一敲了敲她的额头:“那是当然的吧?否则跑过来干什么?我可是花了将近40分钟陪你坐这个无聊的圆周运动,你可要好好感激我啊!”毛利兰露出半月眼:“这么浪漫的事情……是是~我一定心怀感激,大笨蛋推理狂!”两人说笑着坐上狭小的座舱,看着自己缓缓离开地面,毛利兰忍不住透过窗户去看天空:“呐,新一,你还真是很久都没有回来了呢。”工藤新一一愣,垂下眸:“……抱歉,兰,实在是因为案件太棘手了,所以……”“不是,新一,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毛利兰看着只有零星几颗星星的夜空,微微笑起来:“新一,如果你能振翅飞翔的话,应该就不会回到此地了吧?因为新一你,根本就不是那种会被什么东西束缚住脚步的人啊。”工藤新一皱起眉,也望向了浩瀚的夜空,认真的回答她:“不,兰,你错了。如果能振翅飞翔,就算是拼了命我也会归来。因为这里才是我的归处,因为这里才是我的家。”因为这里,才有你。
毛利兰转过头来看他,蓝紫色的瞳孔里有他清晰的倒影,她是想笑的,但是唇角还没来得急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眼泪就先一步夺眶而出。她捂着脸弯下腰,指间有细碎的呜咽:“每天,我都相信着你会归来,每天,我都在等待着你的归来……因为新一像是鸟儿,所以我喜欢上了能带来天空气息的雨…每一次望着天空,都像是……看见了你的笑容一样,可是我又那么清楚,清楚地知道你仍然在另一个地方……我明明是知道的,可是还是会失望…我想问你为什么不回来……可是我不敢问,也不能问……连‘好想你’这种话都传达不到,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一厢情愿一样啊!!”
摩天轮缓缓上升,终于伴随着少女的呜咽到达了最高点,此刻他们如同坐在夜空中,工藤新一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窗外,忽然开口:“兰,看看窗外。”流着泪的毛利兰闻言慢慢的转过头,突然,一道鹅黄跃至天空炸开,紧接着银白、妃色、绛紫、茜色、宝蓝、赤金接二连三的布满夜空,她的瞳孔中被不同的颜色点染的更加美丽,她看呆了,因为每一朵烟花中心,都是“兰,生日快乐”。
“……好漂亮。”毛利兰擦干眼泪,微微笑起来,工藤新一看见她的笑容,也终于长舒一口气:“那是当然的,这些烟花可费了我不少代价……”毛利兰转过头看他,眼神干净而执拗:“不是烟花,是夜空。”他一愣,转头去看五彩缤纷的夜空,笑出了声:“是啊,夜空,很漂亮。”她伸手抚上玻璃窗,声音轻柔:“谢谢你……新一,刚才……对不起。”工藤新一靠着椅背摇头:“兰,你没有说错,一直以来应该说对不起的,都是我。”他看着毛利兰的双眸,像是郑重的许下承诺:“虽然只有这一天,但是无论过多久,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哪怕拼上性命,我都一定会回来的,绝对。”毛利兰站起来,抱住工藤新一:“我相信你,新一,所以我会一直等下去,等到你回来的那一天,不过‘拼上性命’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她坐在他身边,“我不想新一受伤,更不想你拼上性命,有这句承诺就够了哦,新一。”
摩天轮安全落地,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工藤新一看着她的背影微笑起来,忽然,心脏传来熟悉的钝痛,他用力攥紧胸口,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
怎么可能……?他明明有好好计算过的,药效应该可以持续到他送兰回家才对……难道?!他的脑海中冒出了灰原哀的警告:“工藤,你的身体可能已经对临时解药产生了抗药性,所以我并不建议你再多次服用解药,否则到真正的解药做出来的那一天,可能就无济于事了。”所以说,是他身体产生了抗药性,所以药效提前了吗?可恶!再坚持一下啊!最起码……最起码要把小兰安全送回家……
走在前面的毛利兰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强装镇定的工藤新一,她双手背后微微一笑:“新一,不用再送我了,你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吧?”工藤新一忍着痛,微笑着开口:“没关系的,最起码我还……要把你送回家啊。”毛利兰摇摇头,他口袋里的手机应声响起,他刚要去接,却被毛利兰制止了:“看吧,已经有人在催促新一回去了,我真的没关系的,所以新一快点走吧,否则别人该着急了,还是案件比较重要哦!”工藤新一一愣,胸口的疼痛愈发剧烈,他只能皱起眉,艰难的抬起头看她:“兰……对不起。”毛利兰歪着头笑笑:“真的没关系啦新一,快走吧!”工藤新一转身离开,在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夜色中时,毛利兰看见他转身大喊:“兰!你站在那里别动!我会换个人送你回家的!”毛利兰听话的站在原地,从背后拿出手机,上面的通话记录第一个俨然是工藤新一的名字,她无奈的皱眉:“新一……果真是个大笨蛋呢。”
不一会,街道对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她定睛一看——竟然是江户川柯南,他满头大汗的跑到她身边喘气,背上还背了个黑色的背包,毛利兰拿出手帕给他擦汗:“柯南?你怎么来了?”江户川柯南喘着气笑笑:“因为新一哥哥跟我说要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接兰姐姐的嘛!兰姐姐,这套衣服果然很适合你!”毛利兰无奈的笑:“新一真是的……居然让柯南跑这么远…”江户川柯南长舒一口气:幸好他早有准备,否则这次真的要惨了。他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毛利兰:“小兰姐姐,这是新一哥哥没来得及送你的礼物。”可恶啊!他本来想把兰送到楼下再给她的!毛利兰接过盒子打开,是一条祖母绿的项链,她惊呼一声:“这个应该很贵吧!”柯南笑着摸摸头:“新一哥哥说也没有啦,因为小兰姐姐的生辰石是祖母绿嘛……啊哈哈哈哈。”毛利兰微笑着将它收起来,两人并肩走在回家路上,江户川柯南看着毛利兰明显心情不错的侧脸,开口:“小兰姐姐,你还真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呢!”毛利兰一愣:“诶?”江户川柯南装作小孩子的样子:“因为上一次我们这样一起回家的时候小兰姐姐不是说了吗?什么隐约……天空啊雨啊什么的,我完全都听不懂诶!”毛利兰在听到那几个字的时候就忍不住脱口而出:“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啊对对对,就是这个!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来,所以就去问了新一哥哥,然后他要我转达给你‘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毛利兰突然释怀的笑了,笑出了眼泪:“看来新一那个家伙在破案之余还是有好好念书的嘛……”她弯下腰对柯南说:“抱歉啊柯南,我不是有意为难你的,因为这是高中的古文《万叶集》中雷神的短歌,却没想到柯南居然记住了……不过,我果然还是想听见新一亲口回答我啊。”江户川柯南干笑着腹诽:就是因为不想让工藤新一亲自回答你所以才让柯南转达的啊……要是听了这句话,兰她会更加思念我的吧,虽然这样也不错,但是……他抬头看了一眼她的笑颜,也微笑起来。
他果然,还是不想兰露出那么难过的表情了。
“对了对了,新一哥哥还说了,‘兰也不用在望着天空发呆了,即使不能在你身旁,友人也随时和你,看着同一片天空。’的,这是什么啊?”“是吗?新一那个自大狂……”
路灯发出了温暖的橙色光芒,映出了两人温柔的影子。


『六』
第二天,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雨终于停了,放晴后的东京,温暖如初。
毛利兰和江户川柯南肩并肩走出事务所,第一眼就看见了恭候多时的铃木园子。
“呐呐,怎么样怎么样?新一那家伙有回来吗?”铃木园子看到毛利兰的第一眼就开始连珠炮般的发问,毛利兰想起工藤新一临走前的叮嘱“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回来过的事哦”。于是她摇摇头:“没有,我是和柯南一起过的。”
江户川柯南在一旁露出半月眼:这样说似乎并没有任何错误啊哈哈哈……
“诶!兰你脖子上的项链!不是最近的新款吗?谁送的谁送的?”“……是柯南啦。”“哈?你这个眼镜小鬼还挺会送东西的嘛……”“啊是吗?哈哈哈哈哈哈……”“这场该死的雨总算是停了!是吧,兰?”“诶?我觉得还好啦,因为我不怎么讨厌这场雨呢……”
天边的一抹彩虹出现,少女今日也是微笑着,带着故人的嘱托,向前迈进。
江户川柯南回头看了一眼彩虹,在毛利兰“柯南,快一点哦!否则不等你啦!”的呼声中匆匆跟上她的脚步。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只盼风雨来,留你在此地。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Fin.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