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不值得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 人间不值得 | Powered by LOFTER

【2016维克多生贺】Time is fleeting

                                                                                             陸行鴉 

※十月真的是带给了我太多惊喜的一月,谢谢爱搞事的官方粑粑和久保老师,谢谢你们让我们遇到了维勇,遇到了《冰上的尤里》,希望会有不要大意继续甜下去的第二季(﹀` ) 

※又懒又废的写手,产出异常艰难,不逼我我就会懒死的那种类型:D

※生日快乐啊维克多,要和小(fa)勇(ji)利(xian)好好相处哦o( ̄▽ ̄)d

※没有车(?)的一发小甜饼,时间操作√,就是想看长发小(并不)仙女和小勇利。 

※BGM:be with you    by. Tiara

 

 

这一定是昨天刷到的推特的问题。 

维克多心如止水(?)的看着身边莫名缩水的恋人,心中的弹幕像千万头草泥马一样呼啸而过。但是他的一缕长发还被对方紧紧攥在手里,被揪住小辫子(大雾)的维克多表示不敢也不想轻举妄动。 

长发是两人正式宣布退役后正式留起来的,或者说早在勇利拿到全国大奖赛银牌之后他就有了这个想法——他发现勇利对待长发的自己毫无抵抗力,两人确定关系之后在床上更是如此(划重点)。 

因“运动过度”而潮红的脸颊,迷蒙的有些性感的眼神,比平时更加放荡的动作和断断续续的呻吟: 

“维……恰…” 

每次听到勇利这样叫自己,维克多都能清晰的听见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断裂的声音。 

明天是维克多的生日,他在推特上收到了无数同行和粉丝的各色祝福,就在他心满意足的准备关掉推特骚扰勇利的时候,新的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披集的祝福并不是吸引他的关键,指尖一滑,下方的配图让维克多心悸。 

那是勇利在冰上的照片,看样子不过十来岁,属于少年纤细的身体曲线包裹在运动服中,眼神中满是不服输的坚毅。 

那样的勇利,简直在发光。 

“诶?这不是……啊!披集果然没有删掉从我手机里传过去的照片!”身后传来勇利的声音,维克多抬头,刚好看见端着牛奶的勇利有些嫣红的唇,没克制住自己来了一发黏黏糊糊的吻之后,维克多翻出那张图片问勇利:“这是勇利十岁时的照片?”勇利一边红着脸喝牛奶一边小幅度的点点头——明明已经成了恋人,但是对于这些甜蜜的小日常仍然把持不住的勇利也很可爱呢。维克多曾经这么说过。 

“那个时候刚刚喜欢上维克多,因为维克多,也喜欢上了花滑。”维克多闻言眯起了眼睛:“诶——那还真是荣幸呢,勇利。”有些调侃的话语中却掩饰不了主人的好心情。 

爱屋及乌,因为喜欢上了你,所以连你热爱的运动也很喜欢,勇利,就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方面让人格外心动呢。 

维克多看着勇利的眼神愈发温柔起来,嘴上撒娇似的抱怨:“真遗憾啊,我也想见见十岁时刚刚喜欢上我的勇利啊……” 

“诶——?不要啦,总觉得很丢人……” 

“怎么会?在我眼中无论是什么样的勇利都最可爱了。” 

“⁄(⁄ ⁄•⁄ω⁄•⁄ ⁄)⁄” 

 

“明明,只是那么抱怨了一下啊……”维克多轻声自言自语。 

因为幻想了一下恋人的幼年期然后一觉醒来发现恋人真的变小了,这种事就算是说给灵异事件咨询台也不会有人信的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维克多的眼神太悲(chi)愤(re)欲(nan)绝(nai),沉睡的勇利眼帘轻颤,慢慢转型,那双有些懵懂的瞳孔对上维克多湛蓝的双眸之后,后者露出一个微笑: 

“早安啊,小猪。” 

“……” 

“……” 

两人相对无言的对视着,维克多此刻虽然依旧在微笑,心里却已经冷汗涟涟:糟糕,忘记了这是十岁的勇利了,一不小心就以对待恋人的方式道早安了。这算不算带坏小孩子? 

勇利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温软无害的童音叫出了强装镇定的维克多:“维克多……?” 

维克多还没来得及为勇利认出他来而激动,小孩子已经一撇嘴要哭出来:“不是……维克多。” 

维·不明所以·蓝瘦香菇·克多:“Why???” 

小勇利指了指某人堪忧的发际线:“头发不对呜呜呜……” 

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卒。 

 

好不容易安慰好哭的可怜兮兮的勇利,并且让对方相信了自己就是维克多之后,两人的肚子默契的响了起来。 

“……吃点什么呢?” 

两人有些笨手笨脚的煎了鸡蛋和培根夹吐司,温暖的牛奶在透明的玻璃杯里冒着热气,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我开动啦!”维克多有些复杂的看着只比桌子高出一个头的勇利有些乖巧的吃相,下意识伸出手抹掉对方唇边的吐司渣吃掉,在捕捉到勇利爆红的脸之后,某人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叮嘱勇利:“要乖乖的全部吃掉哦:D。” 

勇利委委屈屈的低头喝牛奶。 

“今天,带着勇利去哪里玩吧?”维克多在衣柜里找着勇利能穿的衣服,一无所获之后探头看着走神的小家伙。 

“嗯……诶?!我和维克多…先生吗?”勇利有些别别扭扭的加上后缀,眼神中却满是期待。维克多一边在心里尖叫着“好可爱好可爱”一边不客气的揉乱了勇利柔软的短发:“勇利想怎么叫我都可以哦,对,今天是两个人的约……约定。”勇利立刻害羞的低头:“那……叫维恰……可以吗?”维克多一愣,一阵狂喜在心中蔓延开。 

“当然没问题。勇利。” 

结果在家里讨论半天也没决定究竟要去哪里玩,所以维克多一锤定音:“先去帮勇利买一身衣服,再决定去哪玩吧。” 

从家到商场只有十来分钟的车程,维克多为勇利系好安全带,余光瞥见勇利兴奋的不得了却还是坚持安安静静的做好的样子,笑意无论如何都止不住。 

好像是老天有意为之,他刚刚感叹了没能参与到勇利23岁之前的人生,命运就让他邂逅了幼年的勇利。 

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维克多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勇利为什么想叫我维恰呢?”勇利本来还在四处张望,一听这话,立刻就安分起来,不自然的拽着安全带,声音又轻又小:“因为……只有维恰的教练雅科夫先生这么叫过维恰……”后半句话不用勇利继续说下去,维克多也能想象到:因为想成为第二个与众不同,所以才想要叫维恰。维克多感觉到心脏有一处柔软的塌陷下去。 

你已经是最与众不同的那个了呀,勇利。 

太开心的后果就是在商场里的血拼,勇利看着维克多面前收银台上大大小小的购物袋,拽了拽维克多的衣角:“不要那么多啦维恰。” 

“诶……”维克多嘟起嘴:“为什么啊,都很合适不是吗?”勇利涨红了脸跺脚:“因为……因为提的东西太多了,就没法手牵手了啊!”维克多顿时有一种心脏中箭的心动:要是长大后的勇利还这么坦诚该多好!!! 

结果当然是勇利完胜,退掉了一些衣服之后,维克多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牵着小勇利,心满意足的逛起商场来。为了避免被人打扰,维克多早就“全副武装”了,勇利四处张望的时候看见了不少广告牌上面无一例外都是维克多的照片,下方还有“12. 25 Birthday”的字样,勇利抬头问维克多:“呐,今天是维恰的生日吗?”维克多摘下一点墨镜,心情很好的点点头。没想到勇利离开撇嘴,眼中已经蒙上了泪光,维克多立马慌了,蹲下来安慰他:“诶为什么要哭啊勇利……”勇利有些粗暴的用手背抹掉眼泪:“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样……就没办法为维恰准备礼物了啊……明明是很重要的事的……”维克多闻言轻笑,用指腹擦干勇利的眼泪:“没关系的,礼物什么的……勇利能来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不对啊!”小勇利大声打断他的话,有些泪眼朦胧,“不想错过啊……维恰的每一件事都不想错过啊!因为错过了,就没有了啊!” 

维克多愣住了,然后有些东西湿润了眼眶,不顾路人的尖叫,他一把抱住了勇利。 

是一样的,我和勇利的心情是一样的啊,因为不想错过,所以才会后悔没有早一点遇见你,也正因为如此,你才会来到我身边的,对吗? 

谢谢你,勇利,能遇见你,我何其幸运。 

我爱你。 


“维克多……维克多!”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维克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成年的勇利的脸:“真亏维克多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睡着呢……”勇利直起身,维克多做起来环顾四周,是在他们的家,勇利穿着印有马卡钦图案的围裙,将手上的碗放下,属于炸猪排盖饭的香味扩散在空气中。 

“3,2,1……”勇利微笑着倒计时,在指针指向零点的时候对维克多笑起来:“虽然是第一次尝试……炸猪排盖饭,是礼物哦。”他弯下腰,抱住维克多的同时将一个毫无杂念的,纯粹的吻落在他的眉心。 

“生日快乐,我爱你,维克多。” 

维克多在勇利的腰上微微使劲,将他压倒在地上。 

“诶诶诶!维克多你干什……唔……” 

“我真正想要的生日礼物,是勇利你啊。” 

“但是,炸猪排盖饭……嗯……别……” 

“嘘……” 

 

当勇利衣衫不整腰酸背痛的再次醒来时,他依旧一脸懵逼,身上斑斑驳驳的痕迹是某人昨天格外“努力”留下的。 

“难道是我把维克多的洗发露偷换成生发剂的事情暴露了?不应该啊……” 

身旁沉睡着的维克多露出浅淡的笑。 

两人中指上的戒指,在晨光下熠熠发光。 

维克多,2016生日快乐! 

END.


想说的话都在文章里,祝各位维勇迷妹们三次元也做快乐的小公举(~ ̄▽ ̄)~

来评论,来红心,来找我玩啊(/≧▽≦)/

评论
热度(14)